关灯
护眼
字体:

44小狗的想法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
同,今天的人设,大概是沉郁凶狠的大狗,惹怒了会扑上来撕咬你的那种。

他越是面色不佳,余昭和应嘉磊就越是打得火热。

骄傲的关山熠怎么会再一次低下头、请求主人抚摸?

余昭就好整以暇地等他自己攻破自己的心理防线,到她跟前来求欢。

不过看关山熠噼里啪啦打字的速度,大概这尊大神还有的别扭。

相比之下,应嘉磊实在是可爱得多,嘴巴甜,家务活学得快,能帮余昭分担不少活儿,还细心地记录什么时候核酸,什么时候要买菜,什么日子适合洗衣服……

余昭这几天和应嘉磊同住,竟然并没有太大的压力,比起工作室的那些富家子弟,应嘉磊接地气得多;比起关山熠,他脾气温和,好相处得多。应嘉磊甚至像一条居家味道十足的金毛寻回犬,如果你不小心将东西滚落在地上,他也会第一时间捡起来递给你。

白天陪他玩够了,到了夜里,应嘉磊则会乖乖地呆在书房,不知道在做些什么,总之十分安静。

有时候夜深人静,余昭也会好奇这么大的男高中生会不会性欲太过旺盛,躲在书房看黄片。不过她实在是懒得顾及别人,自己和关山熠的关系才叫尴尬。

平时余昭都会在客厅运动,今天余昭自己回了卧室运动,正拿着换洗衣物要去洗澡,就见关山熠堵在她门口,一副总算逮到你了的表情。

“哦?关先生,有何贵干?”她故意抑扬顿挫地问。

关山熠又戴上那理性的面具,平静地问:“你今天没有运动吗?”

余昭:“运动了,在卧室。”

关山熠:“为什么不在客厅运动了?”

余昭:“为什么一定要在客厅运动?”

她其实心里有答案,纯粹不想看到关山熠,也不想让关山熠看见自己大汗淋漓的模样。

关山熠扬眉:“那,为什么今天,选在卧室?”

他似乎是容易让人讨厌的那种学生,说好听点是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,说难听点,是不会察言观色,只顾自己得到答案。

余昭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四下走几步,复又抬头对关山熠笑。

许多问题并不需要回答,被提问的人只需要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。

“你想跟我一起运动吗?”她问。

关山熠皱着眉头:“我没有这么说。”

余昭:“哦……那不是正好?我自己一个人运动,也不打扰谁。”

话题被余昭巧妙地岔开,关山熠发现自己又被捉弄了一个回合,他咬着下嘴唇内侧的软肉,又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
余昭就爱看他着急却说不出话的样子。就像急着吃主人丢下的小零食、却没得到允许的小狗,急喘着气,又无可奈何。

今晚,应嘉磊不知怎么跑了出来,看到余昭和关山熠在卧室门口聊天,便天真地问:“学姐,你现在不洗澡了吗?”

余昭当然是回答:“要的。”

接着,一把推开关山熠,头也不回地进卧室。

应嘉磊先是去厨房倒了杯水,接着等水声哗啦啦地响起来,他半开玩笑地,对客厅里生闷气的关山熠说:“放心,我不会偷看学姐洗澡的。”

关山熠沉默了几秒,保守地回应道:“我不是因为怕你偷看她洗澡才坐在这里。”

他向来以君子自居,龌龊的一面留给了自己,对于阳光大男孩应嘉磊没有太大的防备心,他只是看不惯这只大狗绕着余昭转圈圈。

两只狗相安无事地在客厅各干各的,一个静坐着玩手机,一个在空地做运动,谁也没有要离开此地的意思,也似乎都等着余昭第一时间出来。

水声停了有一会儿,应嘉磊回了房间,没有讨厌鬼从中作梗,关山熠就等着余昭出来跟她好好聊聊。

把手转动,雾蒙蒙的水汽涌出,余昭穿着睡衣出来了,关山熠刚要起身叫她,却听见应嘉磊从身后叫他。

“学长,我先洗了啊。出了太多汗了。”

脱得干干净净的上半身,两块结实的胸肌上淌着运动出的汗,一直沿着六块腹肌往下流,留到下半身。

毛巾搭在肩膀上,一副朴实无害的大男孩模样。

余昭循声看过去,也被应嘉磊的身材一惊,暖光照射下,他的肌肉轮廓更明显,白色的运动短裤当中微微凸起一小块,让人想入非非。

或许,小狗也会有自己的想法。

--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