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42三人成行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
大概男人之间总是难免竞争。从最简单的起居开始,应嘉磊是高中生,每天醒的早,关山熠也不遑多让,每天也早早地在室内晨练。上午是叁个人各自的学习工作时间,书房让给了高中生应嘉磊,余昭在卧室独立办公,关山熠在餐厅餐桌。原本他们约好,每天十一点准时午休,可应嘉磊有时沉迷解题而忘记时间,久而久之,关山熠也开始“拖堂”,结果是余昭打算午休了,却发现客厅里鸦雀无声,餐桌还被男大学生霸占。

“虽然我们家物资紧缺,也不至于中饭也不吃吧?”

开头的七天,外卖送不上来,只能坐吃山空。余昭本来就对着冰箱发愁,现在这俩大哥还给她添麻烦。

“吃饱了做什么呢?”关山熠没合上电脑,只抬头问她。

“吃饱了……”

“饱暖思淫欲,”关山抢答,“还是不要饱暖的好。”

余昭被他的话闹得只好挠挠耳朵。

真不知道关山熠是有意提及还是无意逗弄,他合上电脑,把电脑鼠标都收到茶几上,撸起袖子打算烧饭。

“两个人做饭快一点。”

仿佛前两天那尴尬的场景不曾发生,也没有人会吃醋生气,他只不过是友善地提出帮助。

本来在这段关系里,他也只会生闷气罢了。

……真是阴晴不定。

余昭打量了几眼关山熠的神色,这几天关山熠都泰然处之,与她和应嘉磊都客客气气,偶尔有些阴阳怪气的语句,可又会像现在这样主动求和。虽然是以不怎么坦白的方式。

不过说到底,是关山熠自己提出的要在一起,余昭原本也只想保持炮友的关系。揣度对方心思这种事,对余昭来说实在是太麻烦,还不如想想每天的吃喝拉撒。

按照之前的分工,叁个人做饭轮着来,一人包一天。原本今天轮到余昭,她还打算做个炒饭糊弄一下。

“两个人做也行。”那就再烧个番茄蛋汤吧。

不知道这句话哪里又有些冒犯到关山熠,他轻声重复了一遍,用的是反问的语气。

“两个人做,也行?”

余昭正也撸起袖子准备干活,说:“可不是吗?”

关山熠勾勾嘴角,不知道是在笑谁。

“当然是。”

余昭后脖子那股寒意又爬了上来。

这小子还真是敏感。

余昭没工夫和他扯这些有的没的,关山熠的坏心情影响不了她的日常安排,她要快速把午饭解决然后处理工作室的事情。最近几个股东一直在施压,还是看在前老板文月的面子上,她才有机会好好整理资料。可她不想欠文月人情,必须快速解决危机。

关山熠手里拿了个围裙,看余昭又皱着眉头不知想什么,就轻声喊了她一声,要她帮忙系一下。

余昭嘴上说“麻烦”,手上还是老实地帮他背后打好结。

“行了。”

关山熠义正言辞:“我也帮你系吧。”

说着,往余昭脖子里套围裙。

余昭说不用不用,我自己能系紧,说着还要展示自己那灵活的背肌和手臂。

正在那沾沾自喜呢,余昭系完围裙,身体侧向案台,轻快地抽出一把菜刀。原本打算露一手刀功,肩膀上忽然一沉,关山熠这家伙不知道怎么回事把脑袋搁她肩膀上了。

装了几天,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。

“又怎么了?”余昭微微侧着头问,但她看不见关山熠的表情,只能感觉到柔软的头发在摩擦她的皮肤。

“累了。”谎话张口就来。

余昭可不吃这一套,说:“那你去房间休息。”

关山熠索性从背后抱住她,声音闷闷的。

“不想休息。”

余昭被他这模样逗笑了,把刀放下,转过身,正对着关山熠。

“我说关先生,你这是川剧变脸?一秒一个模样是吧。”

关山熠倒是并不说话,只是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,一动不动地,嘴唇抿得看不见,下巴也绷得紧紧地,像是在努力地忍耐,可是眼睛又在邀请着余昭来打破。

余昭挑眉,也静静地望向关山熠,等着后续。

两个人这么僵持了足足有一分钟,还是赶时间的余昭率先开口。

她摇了摇头,深吸了一口气,把话语权交给对方。

“好吧,你说怎么了。”

关山熠跟余昭其实很像,两个人都是犟脾气,有话都不爱直说。

关山熠慢慢松开余昭,两个人中间空开了半步的距离。但他仍旧没什么声音,低着头,不知道是纠结看哪还是在犹豫说不说。

余昭隔离这几天的烦躁情绪,仿佛充满煤气的房间里闪过电火花,就在这一瞬间燃爆了。

她发火的方式也很简单,换了个站姿,抱着胳膊,轻声但是冷静地,通知关山熠:

“有事说事,要不就分手,我没工夫跟你耗。”

分手这两个字算是打到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